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创客说主题分享嘉宾:韩颖

大型活动央视网 2015年06月28日 17:10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韩 颖——VIVA畅读新媒体创始人

韩 颖——VIVA畅读新媒体创始人

        韩颖,男,VIVA无线新媒体创始人兼CEO。1987年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后留校任教,曾任首都十大团委书记。1995年参与创业亚信科技,从事电信运营商的用户计费系统软件平台开发,1999年亚信成为中国第一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互联网公司。亚信是目前位居全球该领域排名第二位的公司。1999年,韩颖在中国科学院、上海市政府、铁道部、广电部四家股东的邀请下参与创业中国网通,任副总裁。2003年成立中国网通集团,韩颖出任中国网通北京公司副总裁,管理3.8万员工和300亿的收入。韩颖先生2005年毕业于为长江商学院,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2006年韩颖先生第三次创业成立北京维旺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韩颖还担任北京邮电大学管理学院兼职教授、中国传媒大学客座教授、上海理工大学客座教授;央视网首席顾问;中国电子学会宽带委员会副主任、北京网吧协会会长、北京市动漫产业联盟副会长、APEC中小企业服务联盟企业家委员会委员等社会职务。

        中文系出身的韩颖自毕业后便留校任教,曾任首都十大团委书记的他却在8年的殷实稳定生活后毅然辞职从商,投身到昔日的“中国第一网”亚信科技,并成功将其打造为中国第一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互联网公司。随后创办中国网通的经历令韩颖再度走上了官路,然而行政级别已达副局级的他却再次弃掉光环,走上了如今这条毫无经验可循的“三度创业”之路。对于当下从事的新鲜事物,韩颖有着自己的见地——用科技传播文化。在韩颖这个自称文化人的这笔科技账中,昔日其为之奋斗与追求的科技与技术,如今已退身为工具,目的在于承载文化。

        创业家的生意经

        韩颖这个听起来有些“虚”,做起来却很实际的无线新媒体,如今正在筹备再度融资。之所以说是再度融资,显然这已不是韩颖第一次从投资者口袋中掏钱了。事实上,早在2009年,创业不足两年的VIVA就已经成功圈走了高原资本、法国VENTECH基金以及中国宽带产业基金董事长田溯宁的1000万美元。而正是当时的这笔资金,顺利将VIVA扶上快车道,为奠定今日之地位打下了坚实基础。如今韩颖再次向风投伸手的举动,不由得令外界将VIVA的上市提上日程。只不过韩颖当下似乎并没有这个打算,他说“我没有考虑过上市,我只想扎扎实实地做上几年,先把企业做好再考虑(上市的时间)。”按照韩颖的说法,盈利留下来是没有用处的,赚钱就要再投入,不够就要去融资。因而,此次融资不是为了把企业推向资本市场上去赚更多的钱,而是为了在真实市场中花更多的钱来换取更多的用户和获取更好的用户体验,为日后水到渠成地完成每一个环节来作铺垫,当然,这环节中自然包括上市。

        韩颖是个求稳之人,自2007年公司成立以来,其一刻没有忘记要率先将VIVA的运作模式梳理清晰。虽然经历过不知到底要做什么的阶段,但如今的韩颖用“手心手背”便可说清楚自己要做的事情:一面叫无线新媒体,翻过来则叫做数字出版与发行,后者承担内容,前者充当媒介。VIVA就是这样一个周旋于用户、媒体、运营商、手机厂商之间的手机新媒体平台,用手机新媒体打破传统媒体的传播模式,把大众传播延伸到24小时1米范围内的个众传播。说得更为考究一些,韩颖是把VIVA打造成了一个产业链条:VIVA手机杂志支撑平台(OMP)提供了一套生产杂志、运营杂志、渠道推广、数据统计分析、杂志广告投放的解决方案。平台基于文章组成杂志的理念生产杂志,以分内容推送到不同终端的方式运营杂志,终端可以通过推荐热文的方式引导用户阅读杂志;平台定义了一套被业界认可的杂志格式—— Vmag,制定了一套严谨的杂志生产制作流程,统一制作,统一管理,统一分发。杂志一次生产,多种终端同时使用,杂志一旦制作完成,可以在手机客户端、WAP、Web同时展现。并自动生成适配各种主流手机操作系统(如Symbian 、Windows Mobile、Android、iPhone、Java等)的单本杂志。

        韩颖说:“我对创业的理解是,一定要做一件对别人有意义、有帮助、能带来方便或者快乐的事情。在我看来,所有的生意无非就是完成两件事,要么让人‘懒’,要么让人‘high’。”韩颖表示,很开心自己正在做着这样的事情——“懒”表现在人们可以不用去买报刊杂志,只需上网便可读到同样精彩的文章、深度的报道;“high”则在于满足阅读、增加知识的同时,提供了一种娱乐元素、精神享受。值得庆幸的是,韩颖的想法得到了外界认同。自公司成立以来,韩颖和他的VIVA大小奖项拿到手软,4600万的用户量令VIVA牢牢坐稳无线新媒体行业状元宝座的同时,每天仍有十几万新增用户涌入,几乎每一周便会新增用户100万。

        然而,面对各种赞誉,韩颖似乎并不着意。其时刻告诫自己,低调是创业家的必备素质,而自己则永远都是那个勤奋的文化人。以前是,现在是,未来亦不变。

        新媒体的未来局

        如今的VIVA往往被冠以“黑马”之名,这意味着,早期的VIVA并未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毕竟,这个新兴行业在当时并没有现成的商业模式可供借鉴,却有多家企业同时盯上了这个领域。

        “一开始 VIVA曾走过一段弯路。”回望VIVA轨迹,韩颖把其归纳为三个阶段:VIVA的第一个产品是手机上的通信软件,类似如今的网络电话。这个明显带有电信行业定性思维的产品在一年内为VIVA带来了十几万用户的同时,也带来了900余万元收入。尽管随着网络运营商话费价格的降低,VIVA首个业务产品的空间愈来愈小,但这着实带来了在手机上开发产品的经验。

        随着此后手机客户端技术的高速发展,智能手机的慢慢出现,VIVA开始了以手机视频为主的多媒体业务。并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与中央电视台合作开发客户端,成为第一个用手机进行奥运会视频播放的企业。虽然新业务模式的探索亦让韩颖赚到了一些钱,然而韩颖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决定放弃,理由有二:一是以VIVA当时的资质来看,拿到国家发放牌照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二是手机视频这一性价比并不足够高的产品在短期内恐怕未必会被用户广泛接受。然而,手机资讯却不同。

        事实上,手机杂志时代的来临在当时已初现端倪。一方面,彩信的容量目前已增大数倍,包含的信息量已足以容纳一份传统报纸的内容,从技术上已不是问题;另一方面,国内有上千家杂志社、出版商有着丰富的内容资源,如果包月,每月仅交5元或者10元,就可享受相应的对等流量服务,成百上千本正版杂志和书籍便可任意下载和阅读。至此,韩颖的无线新媒体帝国才正式驶入轨道。

        虽说如今的韩颖可以娓娓道来这段历史,但这一路走来,经历的郁闷、挣扎、苦痛,却只有其自己知道:开发产品受阻、用户体验不佳曾困扰着韩颖继续向前;在网通时还是坐等优秀人才“挤破脑袋”往里进,在VIVA却要眼睁睁看着好不容易才招到的工程师来了又走;更为痛心的是,三段业务转型期,原本积累的技术、手里几百万的用户一夜间便化为虚无。

        “我相信所有的企业家都有过在阴雨角落里哭泣的境遇。”韩颖坦言,几年来,其几乎和任何一家合作伙伴都经历过交流、不畅、再交流,甚至是摩擦、矛盾,最后又坐下来交流,把合作推到一个新层面和高度的过程。

        “之所以能挺下来,因为我是个‘笨人’。”不论到哪,韩颖从不去赌场,在其眼中,其并不信奉那种偶然发生的几率事件,而是更愿意靠一分耕耘换取一分收获,“人间正道本就是沧桑,只要能一步一步把脚踩扎实,就算动作慢一点也无妨。”

相关阅读
我要纠错编辑:李东芷 责任编辑:
860010-1134030100
1 1 1